Facebook等巨头面临兑现用户“数权”的拷问

数年来,科技巨头一直在告诉消费者,它们的产品是免费使用的。事实情况是,虽然不用自掏腰包,但用户也在通过向科技公司提供大量与个人信息相关的数据来“付费”(而且往往是敏感的)。Facebook或谷歌等相对年轻的公司利用这些数据成长为全球规模最大、利润最高的公司之一,成为推动无数行业业务的燃料。用户的个人隐私和数据权力也在不断被透支。另外,这些公司往往无法保护用户提供给他们的数据。比如雅虎邮件由于遭到黑客攻击10亿用户信息被泄露,以及类似于Facebook丑闻的未经用户同意与第三方共享数据。因此,随着立法者开始将注意力转向如何敦促科技公司管理用户数据,一个核心问题也出现了,用户数据的价值是多少?利用这些数据受益的公司是否应该给用户“分红”?

11.jpg

针对这一近期媒体关注度极高的问题,记者采访到了数权经济创始人、中国未来研究会数权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小勇。

22.png

李小勇在采访中表示,数权其实并不是新生的概念和理论,而是本应在互联网形成之初首先要确立的一种观念和规则。但是由于科技巨头们早已充分洞察了“数据红利”的演进趋势,所以在很长一段时期内,数权都被业界普遍漠视。直到互联网“井喷式”发展致使用户意识到自己的数据和隐私不断存在泄漏现象和潜在的泄漏隐患后,用户才逐渐“清醒”过来,原来数据世界也需要制定权力规则来良性运转。通常意义上,数权是指企业或个人对自身数据拥有的所有权、占有权、支配权、使用权、收益权和处置权等权力的统称。

记者在近期的媒体报道上了解到,美国议员要求科技巨头公开用户数据价值。弗吉尼亚州参议员马克·沃纳和密苏里州参议员乔什·霍利在6月末提出了一项“DASH BOARD法案”(Designing Accounting Safeguards to HelpBroaden Oversight And Regulations on Data),旨在帮助消费者理解使用免费社交媒体服务要付出的代价。该法案要求月活用户数超过1亿的“商业数据运营商”披露它们从消费者那里收集到的数据,以及它们如何从中受益。该法案本身并不想让公司为用户的数据付费,但美国正在考虑的其他提案提出了一种名为“数据红利”的方法,旨在以某种方式补偿消费者。

在李小勇看来,这是十分积极和有意义的举措。他向记者表示,互联网和数字经济已经形成全球化趋势,数字文明时代已经到来。所谓的文明是什么,文明就是对野蛮的否定和改造。数字文明本身需要有区别于当今数字世界现状的新秩序和新规则,而规则的制订者不应该是“巨头”和“寡头”,而应该是在广泛征集用户“民意”的基础上由政府间通过协调机制来制订和普及。虽然要经过多方面的利益权衡来实现,但终究会有一套符合数字文明时代的规则出现。李小勇指出,我国在这方面的研究刚刚起步,数权与数权经济几乎是同步发展起来的,我们在研究和实践中发现,并不是我们要把数权还给用户和企业,而是他们本应该就拥有这些权力和权利。这种认知角度对于研究工作的定位很关键。

2019年6月4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了《电子商务数据资产评价指标体系》,这为我们提出和实施的数权电商、在线数据交易、数据资产价值的量化计算、数据资产商品化和证券化提供了国家标准。去年12月份大数据重点实验室出版的《数权法1.0》也为数权研究工作提供了法理参考和依据。李小勇表示,在数权的价值回馈和价值传递方面,中国已经有了实际行动。

我们来看一下科技巨头们提出的数权解决之道。Facebook联合创始人克里斯 休斯(Chris Hughes)去年概述了一个简单的税收解决方案。他认为,对使用用户数据的公司征收5%的税——无论是硅谷巨头、银行还是零售商——每年至少可以产生1000亿美元。利用这项税收为“数据红利”提供资金,每个美国成年人每年将收到大约400美元的支票。他将自己的想法与阿拉斯加石油开采的收入分配给该州公民的方式进行了比较,后者每人每年的收入约为1500美元。休斯写道:“与石油不同,这些数据不是一种可耗尽资源,因此该基金足以支付每年的份额。”他指出,随着时间的推移,支票金额可能会增加。

另一个想法是,根据这些公司自己提供的指标来计算数据,即基于每用户平均收入(ARPU)来计算。但由于平台的差异,支付给用户的红利将有很大的差异,推特预计将成为让用户最赚钱的平台。据今年2月的CNBC的一篇报道显示,推特的ARPU为9.48美元。这比其竞争对手Facebook高出2美元以上,后者的ARPU为7.37美元。

针对上述解决方案,李小勇向记者表示,无论采用何种算法,总之数据资源的红利即将到来,这是好事,也将是“躺赚”的一种新的打开方式。平台向普通用户支付数据使用费和盈利分红无可厚非——这种“打土豪分田地”的模式必然受到用户的欢迎。但我所认同的观点是,一切商业模式和规则的构建,都要回归到公平、合理、有序的框架下才能长久运行。换言之,数权的出现让用户获得收益的同时,其实通过合理的数权经济体系设计,可以让平台获得更多用户和利润,也可以让消费者主动赚取更多的“数据红利”。这一格局的形成,将倒逼各大数据公司平台之间步入良性竞争与合作的轨道,必然会提升平台的服务意识和服务能力。

此外,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为用户数据定价,这部分人辩称,普通人始终是舍弃了自己的隐私,即使他们为此得到了补偿仍然得不偿失。电子前沿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今年2月写道:“消费者从企业那里得到少量资金,以换取监管资本主义不受约束,这不是一笔好交易。”

李小勇给出的评论是,数权是双刃剑,既不能以经济或服务补偿换取用户隐私数据所谓的“合理应用”,也不能让数权观念把企业拖入无底深渊,所以中国智慧就发挥了积极的建设性作用,《易经》讲阴阳平衡,道家讲无为而治,儒家讲博爱公平,这些都可以运用到设计数权经济体系的各个环节,利用前瞻性思维,提前研判好会出现的问题,寻找其中的利益和权力的平衡点。另外,可靠的技术平台也是关键因素,毕竟数权和数权经济也是建构在数字经济体系之上的,在算法和数据流构成的数字世界里,只要同样遵循利他、共享、公平的数权精神,相信业界一定会找到完美的解决之道。